当前位置:首页
> 企业文化 > 文化艺苑

那山、那水、那童年

时间:2020-11-19 信息来源:试验检测中心 作者:金华 字号:[ ] 分享



我的家乡是一个小山村,四面环山,只有一条公路——“铧本线”穿村而过,连接着小山村与外面的世界。在别人的眼中,它闭塞、落后,而在我的心中,它静谧、淳朴,是我情感的寄托。

小山村里有我幸福、快乐的童年记忆,多少个日日夜夜令我魂牵梦萦,多少次想再回到那些熟悉的院落,拨弄路边的小草,轻抚墙头的野花。奈何,父母早已从老家搬走,发小们也都各奔前程,奔走他乡,在大城市里寻求发展的机遇,回去的机会越来越少,但那山、那水、那童年的记忆却永远铭刻在我的心间。

记忆中家乡的山、家乡的水都弥漫着我儿时的欢乐。那份快乐是简单的、纯粹的,没有一丝羁绊,山、水就是我最好的玩伴儿。

春天采野菜,刚刚能见到那么一抹绿,便和发小提起篮子上山采野菜了。大耳毛儿、猴腿儿、蕨菜、刺嫩芽儿……眼睛没有得闲的时候,两手更是忙乎个不停,哪怕是刚冒头的也不放过,总要比一比谁采的多。回家老妈烙盒子、蒸包子,面粉的麦香混合着野菜的青香,用奶奶的话讲这叫“啃青”。野菜为馅儿的时候,通常不放肉,放了,怕就埋没了野菜独有的香气。也或者,那时候条件有限,吃顿肉馅儿也是件奢侈的事情。那时,纵然素淡,但吃起来就是一个字——香,足以让一冬没有绿叶菜的我们大饱口福。

盛夏去抓鱼。暑假作业用半天写完,剩下的时间可就是我自己的了。下河摸河、田里疯跑,家长吼起来,只一句:“我的作业都写完了”,家长马上偃旗息鼓了。我们抓鱼的方法很简单,但是需要几个人配合。一两个人撑开渔网站在下游,另外几个人在上游不远处,趟着水,由远及近地翻动河里的石头,搅得河沟“风起云涌”,小鱼被惊扰得四处逃窜,有些懵了,直接就游到渔网里。这时候,下游撑网的人眼急手快,赶紧起网。每次抓鱼总会有些收获,泥鳅、小白鱼是我们最常见的“猎物”。

我弟弟那时候年纪还小,没有“资格”下河,他就站在河边眼巴巴地看着我们,看到抓到鱼了,他急得在岸上来回地跑,边笑边喊:“快点儿拿过来呀,放到罐头瓶子里!”光顾跟着跑了,一着急来了个嘴啃泥,膝盖磕破了皮儿,他也不哭,注意力全在网里的小鱼儿身上了。

初秋采蘑菇。家乡的秋天是最美的,金灿灿的稻田地等着收割,红通通的枫叶映红了大地,漫山的野果让人垂涎欲滴,但是最让人心动的就是采蘑菇。

雨后的山里空气特别清新,雨后就会出蘑菇。清早早起就要上山,全身都会被露水打湿,那也浑不在意。家乡的那座山上,最常见的是榛蘑,一片一片的,有时也会发现新的种类。只是,有些蘑菇是有毒的,不能轻易采,我只挑着我认识的,这样稳妥。一旦“变身”为采蘑菇的小姑娘,我就感觉自己好像变成了山中自由自在的精灵,穿梭在树林中。

冬天放爬犁,这是放学后和寒假里最快乐的运动项目。大雪过后,爬犁就会被派上用场。爬犁有带拐头和不带拐头的,大家或坐或趴在爬犁上,把爬犁前后链在一起,顺着山坡滑下去。最前面的人负责把舵,方向控制的好,能带着大家一起冲到坡下,别提有多爽快;方向控制的不好,那大家伙儿就有可能一个挨着一个地扎到雪堆里,人仰“犁”翻。那时候,也不觉得疼,挂着一身的雪笑得别提多开心啦!

正月十五晚上还要“咕噜冰”,用一个废弃的自行车圈,一根小铁棍,在结了冻的冰面上边跑边滚车圈,滚一年的好运气。遇到暖冬,河套面上就有沿流水,“咕噜冰”把过年的新衣服弄得湿了、脏了,很是心疼,当然,回到家了也免不了的一顿责骂。

一年年、一岁岁,我们都长大了,向往着小山村外的天空海阔。我怀揣着梦想与激情,告别了小山村,只身来到了沈阳,开启了我新的人生之路。城市的繁华与忙碌,让我渐渐地融入其中,宁静的小山村留在记忆的角落。

女儿4岁的时候,每每收拾她那些大堆大堆玩具的时候,都顺嘴和女儿说上几句,应该珍惜和爱护自己的玩具,妈妈小的时候,哪有这些好玩具,只能和小伙伴们上山、下河、摔泥巴。本以为女儿根本就没在意我的话,结果,那年十一假期回老家的路上,女儿向我提出了一个小愿望:“妈妈,能不能带我去你小时候玩过的地方啊?我也想抓鱼、玩泥巴。”我满口答应。不仅仅是想让女儿多一些与大自然亲近的机会,也想让自己回味一下曾经的童年生活。

先带着女儿去爬山。一路上,野菊花、山里红、马莲……女儿哪样都好奇,摘了颗马莲,一边学着我的样子放在嘴边吹响儿,一边嚷嚷着要采回去送给姥姥。不知不觉到了山顶,来到了山泉水的源头,童年时的山泉水,是咚咚冒泡的,我小声地说:“现在的泉水怎么和小时候不一样了呢?”女儿忙不迭地问:“妈妈,哪里不一样了,还能有小鱼、小虾吗?”我蹲下来仔细地看看,哇,还真有!我也兴奋地拿起捞网,一只、两只、三四只……一会儿的功夫捞了大半瓶儿,女儿乐得直拍手叫好。看着女儿高兴的样子,仿佛那一刻我也回到了儿时。

时光如梭,已经2020年,女儿都读初三了。看着镜子中的自己,皱纹已经悄悄地爬上了眼角,不再年轻。是啊!怎么能不老呢?离开家乡已经二十五年的光景了,从求学到工作,从结婚到生子,忙忙碌碌地在这个城市打拼。时常梦中,远近相连的小山村让我陶醉,清澈见底的山泉让我神往。想起小山村的春花秋月、芳草斜阳,让我梦醒还沉浸在其中。多想再回童年,再过旧时光!






【打印】 【关闭】
浏览次数: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 赌钱官方软件